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丨我见证了岛城农村翻天覆地的变化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7-29 14:28
寻找共和国同龄人

  从万亩粮田到商品房林立 我见证了岛城农村翻天覆地的变化

  楼上楼下,电灯电话,铁牛耕地,铁树开花,这些原先都是一种对未来的展望,没想到我却真的看到了这一切,见证了这里农村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  从记工员变成了大队长

  我是定海城北水库义桥村人,1949年3月出生。1961年的时候我小学毕业,响应了国家号召前往农业第一线参加劳动,就没有继续学业。

  当时参加劳动就是回家种地。那时候是国家三年自然灾害,实行大食堂吃大锅饭。因为三年自然灾害,周边也没啥吃的,小学没毕业前,每次去上学都是饿着肚子去的。有时候实在饿得受不了,就吃路边田里种的那些生的小麦、萝卜、大头菜等。

  那时候因为人小,才十三四岁,所以劳动力也不大。1964年,村里成立了生产大队,响应国家号召大力发展生产。虽然我当时错过了读初中,但也不想就此丢弃小学所学的知识。虽然我是小学毕业,但在当时的队里也算是知识分子了,最终成为了一名生产队的记工员和生产植物保护员,进行锻炼和学习。当时我们的这个生产大队叫第一生产队,也叫舟镇队,全村共有30多户人家。

  上世纪70年代初的时候,很多年轻人读书毕业后都来到了生产队,队里一下子年轻人就多了。我因为参加生产时间长了,就成为了生产队长,带领这些年轻人一起劳动。

  铁牛代替水牛耕地

  由于我表现良好,1974年我入了党。没多久,全国实行“农业学大寨,工业学大庆”的活动,而我也因为所在的生产队表现突出,队里培养我成为了大队干部。

  1975年,我成为了大队长,随后又成为了义桥大队党支部书记。那时,全国上下都在开展轰轰烈烈学大寨运动。根据当时要求“田成方,渠成网,树成行”,每三亩土地成一块,进行大量的粮田种植。这一切就是为了以后机械化生产做基础。只有土地平整了,才能推行机械化生产。当时考核标准是以“白天看不见村庄,晚上见不到灯亮”为准,只有符合这个标准才能说明生产队种粮做得好。

  我们当时的劳动就是种粮,每天天一亮就起床,那时候定海北门外面全都是水稻田。我们原先的粮食产量不高,后来实行科学种地后,产量逐年提高,粮食也从一年两熟成为了一年三熟,还推广了杂交水稻种植。

  后来,我们生产大队还买了两台手扶拖拉机进田生产,要知道当时耕田还是用水牛、黄牛的,所以我们队用铁牛代替了水牛黄牛后,生产效率一下子提升了不少。那时候生产大队里有16个生产小队,我们就轮流安排拖拉机去小队进行生产。

  1977年,队里又买了一台24型方向盘拖拉机,我们队可算当时较早使用方向盘拖拉机的,引得周边生产大队的人羡慕不已。

  开始了菜篮子工程雏形

  1979年,我又兼职成为了洋岙公社党委委员。当时村里全大队有1700多人,同年下半年10月我又被提了干。我那时每月的工资是29元。

  没多久,我又被调去紫微公社,担任公社管委的副主任。6个月试用期后,1980年我担任了紫微党委___、公社管委会主任。当时定海的一些乡村也开始渐渐发展起来。紫微乡当时有人口一万多人,由于紫微乡是重点产粮区,我们不仅进行农业科学种地推广,当时,还种了一部分蔬菜,成立专门的蔬菜公司,供应定海城区的居民,这也算是现在菜篮子工程最早的雏形吧。

  开始打造水陆交通设施

  1982年,舟山市成立轮渡公司筹建小组,我被借调了过去。当时舟山去宁波都是要坐轮船的,进出非常不便。当时有部队家属来舟山探亲,好不容易凑足一个月的假期,结果假期都用完了人还在宁波没到舟山,毕竟靠船进出岛,一旦遇上大风大雾的天气就停航了。这样的出行苦头真的是吃了很多,后来有了轮渡,这种情况就好转了很多。1984年,定海开始建造文化路,需要征用义桥村的土地。我作为原先义桥大队书记,人员熟悉,于是就把我从紫微乡借到了定海县基本建设办公室。文化路也是定海比较早开始兴建的马路。

  没多久,定海县政府因培养干部需要,成立了定海党校中专班。我当时在农民夜班读书,那时候大队里有文盲扫盲班和农民夜校,我就是在夜校里学习了初中的知识。学完初中知识后,我去参加了中专班的入学考试,结果我成功考入,并脱产两年读书。1986年,我毕业后又回到了紫微乡,当时公社也已改名为乡政府,我担任了____一职。

  1987年,紫微乡开始大力发展农田水利基本建设,挖井掏河,并在南山桥建立了翻水站,专门供应城区居民饮水。

  同年,舟山市人民政府成立了。当年我市还在人民南路那里建立起了第一盏红绿灯。

  1989年,我被调到定海区人民政府成为办公室副主任。没多久,又到定海区____委员会当纪委___。工作几年后,1991年我经过复习,报考了浙江省委党校,就读党政干部管理专业,2年后回到舟山,当了定海区渔农经济委员会主任,也就是渔农办前身。

  抓粮食生产,禁止土地抛荒

  1994年,舟山市实行市区合署办公,成立了定海农村管理委员会,我在那里当渔农科主任。1995年,提干到市农林局当副局长。

  当时省政府提出“横下___,打好粮食翻身仗”。我当时管理着全市的整个农业生产,直接抓整个舟山的粮食生产。当时,哪里有个土地抛荒的,就要去采取措施种满粮食。因为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,很多人走出农村去城镇做生意了,导致不少土地抛荒。

  当时舟山大力发展农业,每年的粮食产量也蛮大的,土地也有上万亩。每次来台风的时候,我们都会进行抢收粮食。

  1996年,定海粮食生产大丰收,定海县还被省政府评为先进粮食生产县。

  从徒步到飞机的翻天变化

  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,舟山的渔农业变化比较大。首先是路的建设,让去农村的交通方便了。原先从定海去紫微乡都是沙石路,去的时候不是坐公交车就是骑自行车,如果自行车至少需要二三个小时,上坡下坡,过青岭等。

  后来沙石路变成水泥路,水泥路变成沥青路,道路越建越好。交通工具也从每日一班的普通公交车,变成了一天好几班的空调车。

  而水上交通工具也变化很大。原先都是坐船去上海、宁波,后来慢船变快船,再变成快艇。现在舟山建好了跨海大桥,出行就更方便了。以前那种望洋兴叹,看天出行,现在这一切都解决了。甚至于现在舟山有机场,还能坐飞机外出。

  在通信方面,谁能想到现在会是人人有手机啊。想当初打长途电话,还必须去舟山市邮政局才能打。

  这几年,舟山城市扩展得非常快,在抓牢蔬菜基地建设的同时也减少了粮田面积,原先水稻面积上万亩,现在很多地方都变成了商品房。北园新村当时是定海较早的商品房,那时候是征用义桥的水稻田建造北门菜场和北园新村,当时3万元可以买一套房,房子的四周围还是水稻田以及农村自建房、平房。这一切我都是历历在目,亲身经历啊。